台州

浙江小区楼外墙脱落砸死人全楼被起诉,到底谁负责任?

2017年10月16日来源:楼盘网本地楼市责任编辑:tanmenglong

近日,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北街一住宅楼外墙水泥块零落致一人死亡案在遂昌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33户共同承当赔偿义务的判决结果一经发布,惹起不少市民关注,他人家房子的墙体零落,为何其他业主也要赔?一时间市民疑惑重重,在遂昌惹起不小反响。

中午11点40分左右,下班回家的小学教师周某途经北街一弄堂时,弄堂一侧住宅楼的外墙水泥块零落,招致周某头部受伤倒地不起,后虽经过路大众及时送医,但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另外,零落的水泥块还砸到另一侧墙体的空调外机箱,招致空调外机箱掉落在地。

涉事的住宅楼建于1992年,分为一二两个单元,共33户36名业主,由于历史缘由并没有物业及业主委员会。而水泥块是从一单元的外墙上零落的。

涉事楼房

事后,周某的家人将36名业主一同告上了法庭。他们以为,建筑物的外墙在功用上系为整幢建筑效劳,故属于该幢建筑物全体业主共同共有局部,业主作为住宅楼公共局部的共同一切权人有维修颐养该大楼并保证其平安的义务,而正是由于该大楼外墙疏于维护招致墙体零落致周某死亡,36名业主负有不可推脱的义务。

在遂昌法院开庭审理期间,一单元业主代理律师辩称,对被告请求一切业主承当义务没有异议,但事故发作的地点并不是路,而是案涉房产与相邻房产之间的滴水弄,因而不是用来通行的,周某在不是道路的中央通行没有尽到留意义务,其本身也存在过错,本身也应承当一定义务。

二单元业主代理律师辩称,被告将二单元肯定为被告是主体不适宜,该住宅楼建于1992年,当时开发商和相关管理部门并没有收取房屋维修基金,而且由于历史缘由,该住宅楼没有物业也没有业主委员会,不断以来,房屋共有局部都是按单元为单位,在各自的单元范围内独立停止维修颐养,两个单元的独立认识是商定俗成的,该起事故是由于一单元外墙零落惹起的,二单元不是事发区域的管理人和运用人,当然不是侵权义务的主体,因而请求二单元赔偿是不合理的。二单元业主不应承当义务。

法院审理后以为,建筑物发作零落形成别人损伤的,一切人、管理人不能证明本人没有过错的,应当承当侵权义务。事发通道宽度1.4米左右,事发前通道左近未设置平安警示标志或制止通行标志,周某在正常行走中受害,无证据证明其存在过错,不能减轻被告的赔偿义务。被告所说的一二单元是以楼内通行的楼梯数量辨别,并不是辨别独立建筑物的规范,涉事住宅楼系一幢独立的建筑物,本案36位被告作为房屋的一切人或管理人,对建筑物墙体未尽合理的修缮义务,招致外墙水泥块发作零落致周某死亡,应承当民事赔偿义务。被告之间的过错无法辨别大小,应以独立门牌或产权记载的33户为基准,均等承当赔偿义务。法院据此判决33户赔偿家眷989877.90元,每户承当赔偿29996.30元。

法院判决后,不少市民对业主共同担责表示不了解,办理此案的法官指出,普通的侵权行为适用“普通过错义务准绳”,但关于如高空坠物之类的特殊侵权行为,受害人常常难以举证证明对方客观上存在过错,因而法律规则诸如此类的特殊侵权行为适用“过错推定义务准绳”,以均衡致害人与受害人的利益。也就是说,当事人只需不能证明本人无过错的,则推定其存在过错。住宅楼外墙属于整栋楼的全体业主共有,全体业主须共同承当维护墙体的义务,故本案认定全体业主承当赔偿义务。

  • 意向区域
  • 价格